It goes over.

#1

早晨6点半左右,意识由睡眠转向朦胧,然后几个词敲响了我的耳膜

  "07计本1     是叫 唐  **** 吧"

为什么?为什么我清早起来第一个听到的是我所在的班级,然后听到的是让我十分尴尬的名字.

意识瞬间恢复了,但是视力却没有那么快.

大概用了2秒左右,我才看清了楼下的警车.

意识空白了,我茫然得爬下床,来到床边,向人们望去的方向探出头.那里,一位警员正在拉警戒线.那里,是盥洗室窗口的前方.

不可能的吧.对于脑中的第一想法,在第一时间我无法认可.

但是接下来听到的几个句子告诉了我残酷的事实:离窗边有3米远...

第一个发现的人是李老师.....

 

用最快的速度披上衣服,我冲下楼.大脑已经木然了,我真切的感觉我的身体在发抖.

我并没有立刻到外边观察现场,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我看到当时站在外边的宿管老师以及班主任,校领导的脸上,都带着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吧.我下意识逃避现实,我下意识得拒绝真相.

透过值班室的玻璃,我看到了HY的脸.那是一张在他脸上,曾未看到过的,阴沉,木然的脸.

我走过去,看着他.

是的,仅仅是看着他.

他也这样看着我.

然后,这样过去了3秒钟的时间,我才努力的吐出了几个字:怎么了?

声音比我想像的还要淡然.

我努力保持着一种毫不知情,渴求了解的表情,至少,我对自己是这么要求的.

HY移开了目光,然后,像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似的,微耸了下肩膀.从他那里得到的,只是不断游离的眼神.

不安在蔓延.

离开值班室,我看到李老师正经过门厅.我凑上去询问:怎么了?有人受伤吗?  我刻意使用受伤这个字眼.

他与我对视了一下,又是用那种游离的眼神,然后 啊 嗯 的含糊过去,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

一切都不正常.

这个早晨太奇怪了.

 

站在大厅的镜子前,我感到了我心脏的剧烈跳动.

"喂喂,你怎么了.这可不是想像中的自己啊."我自言自语的说.

我把这几分钟的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然后心情莫名得平静了下来.

于是我决定像平常一样去吃早饭.

 

 

#2

我走回楼上,去拿我的钱包.宿舍里的人都在紧张得看着窗外,好像在探寻着什么.我故作平静,对他们说:"大概没什么事吧,这都这么久了,要是挂了肯定早就抬走,刚才我好像听说只是受伤……"

我在想什么?应该是如果受伤的话早就被抬走了吧!我仿佛已经失去了常理的判断力.

拿起钱包穿上鞋子,我出了宿舍.

穿过门前的老师和警察,走进食堂.

感到天有点下雨了.

像往常一样,一杯豆浆,然后坐在离宿舍楼最近的位置,看着现场.有几个警员戴着透明塑料手套走上前去,蹲下做着什么的,因为窗户和现场之间有小片的绿化区,我无法看得详细.

豆浆是什么味道,根本就不知道.

我像是重复着日常一般,喝掉豆浆,往垃圾桶里扔掉包装,然后回去宿舍.

 

并没有回去自己的宿舍,而是去了119,当事人在的宿舍.

这时HY和壮壮都在房间里了,HY靠着床的柱子站着,眼神还是那么迷离,壮壮则是坐在自己惯常的椅子上.

我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真可笑,从一开始就像个人偶一样.

壮壮看到我站了小会儿,示意让我坐下,于是我找了旁边的椅子坐下,三人面面相觑.

我看了看那个人的床,和平时一样,席子上有一条没叠的毛巾被.

怎么看,都是日常.

沉默让我不堪,于是我选择打破它.

"怎么了?"

还是这句话.

沉默了一下,然后壮壮站了起来,像HY一样靠着床柱.

"我不知道.....早上就这样.....昨天还....."他支吾着.

不过他好像很快就恢复了一般的语言能力"早上起来就被老白摸起来,然后,去认人...."

我感到我的头脑好像被清洗着,逐渐恢复了实感.

他的发言被警员的到来打断了,警员走过来,像是之前知道一般,指着现在这宿舍唯一在使用的下铺床位,对我问道:"他的床位是这个吗?"

"嗯,对,没错,是这个."我答道.

警员走上前去,拿走了床上的毛巾被,之后走出了房间.

这时的我完全清醒了.

没错,他躺下了. 我对自己说.

我走到窗边,像外看去.因为离得不过5米左右,看的很真切.

没错,他躺下了.

穿着平常的衣服,躺在了地上.

地上没有任何可以说明他状况的痕迹.

他不过是,躺下了.

 

#3

身体的所有机能都恢复了,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转.那个梦一般的感觉完全消失了,我了解到了现状,而且,开始适应它.

像每天的日常一样,我敲开对面128的门.

像每天的日常一样,老四小五已经穿好衣服,老二穿着条裤子坐在上铺发呆,老大卷着被子挣扎,特儿维持着半起身的状态.

像每天的日常一样,我大步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着:"出事了,唐**,他走了."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得看着我.

"今天不是还有课...."特儿用那种不相信的语气说着.

他理所当然的会错意了.

"他走了,死了." 我在他的下铺 - 小五的床上坐下,用我最平静的声音打断了他.

房间里刹那没有了声音.

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每个人都呆呆得望着我.

HY穿过打开的门,大家的目光移动到他身上,然后,他用点头来证实了我的说法.

老四小五直接过去了119,老二和特儿也跳下床走了过去,老大则是坐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4

之后其他两个宿舍的情形,我并不知道.

我没有理会大家,而是看到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就独自出去上最后的VB课.

到了教室,早到的几个女生都在窃窃私语,大概通过短信都知道了吧,不过也没有人试图询问我.像往常一样我坐在惯常的机器前边,开机,然后对着屏幕发呆.

今天除了我之外所有的男生都迟到了,上课20分钟之后大家才陆续过来.

因为课程实际已经没有内容了,所以大家都不过是坐下,然后打开电脑.

一切都很平静.

相对网络原理的彪哥倒是很诧异得跑过来向我们询问情况,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第一节课过去了,虽然没有看程序,只是单单看他们玩游戏来消磨时间,也感觉十分的漫长.

班主任老白这时候过来,叫了班委和和119临近的宿舍的人,去二教开会,想必也是询问相关情况吧.

因为条件和我也不符合,我也无法忍受再呆着一节课了,就回去了宿舍.

 

回到宿舍,宿舍里其他人也都下课回来了,大家一起随便聊了聊事件,不过也没什么可以说的我就回床上躺着发呆.过了一会儿老大打电话让我去开会的教室,没细问我也就过去了.

到了的时候全班已经都在了,老白似乎刚说了开头.

讲的就是大概事件的经过:4点左右,从4层跳楼自杀这样.

没人觉得这不是个出人意料之外的事件,而且时间是在放假这天.不过具体的也就只能知道这些了吧.

 

#5

这天晚上没能睡好,一是事件毕竟带来了很大冲击,二是第二天也该永远离开大学城了.

心情很复杂,也想了很多.

这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6

和他的关系很简单,在119常驻时期相处不错,中间出过两三次的无法理解最后也就过去了,当作没发生.最后莫名其妙被他骂出119至今原因是谜,现在看来也无从得知了.这些在之前都有记录不再赘述.

3月弄僵到现在过了一个多季度了.中间除了必要的统计留宿人员的时候有过最简单不过的交流其他再也没有过任何来往,平时刻意避开对方.

我之所以平静不过是因为早在3月他在我心中已死.

我向来忌惮妄自评论已逝之人,过去的事情也就是这样了吧,时至今日也无法挽回也不想挽回.

单纯的对发生过的事情做了简单的记录罢了.

我无法对心中的已逝之人的逝去感到太多悲伤,只能从客观上感到遗憾罢了.一路走好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LCK

Author:LCK
Contract me with Twitter

GMT+8:00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FC2计数器